俄罗斯的最后一个男人:拯救一个消亡的国家书评The Last Man in Russia:And the Struggle to Save A Dying Nation

2015年9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闪电站小猪刚读完了一本俄罗斯游记,"俄罗斯的最后一个男人:拯救一个消亡的国家"。The Last Man in Russia:And the Struggle to Save A Dying Nation.  书太深奥,闪电站小猪也许理解了一半。

说是游记,其实是作者 Oliver Bullough 的一个研究项目。他追寻两个死去的教父的足迹,到俄罗斯的北极和很多偏远城市考察几十个教堂和苏维埃时期的劳改营。那是一幅幅令人压抑的图像。

自然风景当然不是书的重点。重点是苏维埃政府从1917年以来,如何镇压异己,高度统一思想,如何把教会变成彻头彻尾的玩物,如何创造和培育互相告密的文化。1991年,克格勃的最后一任副主席(Anatoly Oleynikov)承认,大约只有15-20%的神职人员拒绝担任间谍,而那时的两个大主教,Pimen 和Alexy II 都是克格勃间谍。

苏维埃政权对农村的高压和盘剥, 使得很多村民更愿意在德国纳粹统治下生存。

今天的俄罗斯,即使在早班汽车,和早班地铁上,你也可以看到喝烈酒的男女。吃早餐也可以点烈酒。人们觉得不往死里喝,不够意思。这位英国记者从1999年以来一直驻扎在俄罗斯。他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俄罗斯人会这样?

八十年代,戈尔巴乔夫当政的时候,曾经采取过一些措施限制喝酒,限制卖酒。但是后来,那些不受欢迎的措施都瓦解了。

这几十年,俄罗斯的人口一直下降,人口的平均寿命也大大低于相当收入的国家,而且,由于"外因而死亡"(自杀,他杀,和车祸等)的比率跟安哥拉,塞拉里昂,和刚果类似。

作者认为,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
(1)几十年的苏维埃的高压让人们觉得无望,"事事都要得到批准"。于是,喝酒成了一种"自由"。

(2)间谍和告密成了主流文化,大家无法喘息。最近二十年,突然有了松动,大家觉得总算有了点自由。但是,他们又看不到未来,于是,大家喝酒找乐子,建立"同盟"。

(3)官场的不诚实,和商场的撒大谎,已经根深蒂固。大家既厌恶,又表示无能为力。于是,明知道喝酒太多会伤害身体,但是偏偏要往死里喝。

作者大胆预言,俄罗斯作为一个国家,终究会因为喝酒而消亡。

窃以为,作者对喝酒文化的解释有点牵强,但是,作者以此为起点,追寻苏维埃的历史,其中有很多让人开眼界的地方。作者的预言也太过激烈。

书的第二部分,讲述普京如何玩弄权术,操纵选票,践踏民意,第二次担任总统。值得一读,尽管你不同意作者的观点。闪电站小猪从另外的资料上看到,普京的选票很高(也比较受拥戴)。所以,作者的批评也许没有道理。而且,"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话可能是真理。

书的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俄罗斯人的种族歧视。作者大谈俄罗斯人如何在百多年前开始,欺负和镇压犹太人和穆斯林人,把所有的烦恼,和痛苦都归罪于这些人和外国人。当然,这是全世界所有统治者乐于为之的事情。只是在俄罗斯,程度特别严重而已。

书中描述最多的外景词语是:广袤,森林,冰天雪地,寂静。对于咱们中国人来讲,那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亚马逊购买网址:The Last Man in Russia: The Struggle to Save a Dying Nation (英语) 平装\精装


转载请注明来自:[MSN Spaces]http://msn.shandian.biz/1022.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