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国鹭新浪博客的地址,南方基金投资总监简历2011年后视镜

2012年2月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1年股市回顾

作者邱国鹭

根据2012年1月3日系列微博整理

新浪博客地址:点击进入

【1、医药】医药的特点是消费者(患者)、消费决定者(医院/医生)和消费支付者(政府/医保)三者的分离。以药养医模式促成了药价虚高和大处方,医改推进统一招标和按病种支付就是把决定权从消费决定者(医院/医生)手中部分转移到消费支付者(政府/医保)手中,从而实现对药价和药量的控制。(这个“三权分立”的观点来自于5年前的一篇卖方深度报告,该报告对医改本质的理解比2010年的许多报告来得更为深入。)

医改是由消费支付者(政府/医保)推行的,在投入有限的条件下,扩大覆盖面的前提是降价和控量,因此各国的医改对普药都是利空,但是市场2010年错把医改当利好,把板块估值炒得过高,2011年基本面又低于预期,自然是地雷多发区。调整之后,现在对医药板块反而不必太悲观。

医药是个能出长期大牛股的行业,但是切忌以板块配置的思路去投资,因为医药股之间的差异性实在太大,有些个股洪水滔天,其他个股依旧歌舞升平,是个自下而上精选个股的行业。现在医药股中鱼龙混杂,机会和陷阱并存。

【2、银行】银行基本面主要看三项:1、净息差;2、贷款增速;3、坏账。投资者担心的主要是净息差和坏账。还有担心银行盘子太大的,毕竟,世界市值最大的10家银行5家在中国。作为2011最抗跌板块,银行的表现很好地诠释了“便宜就是硬道理”–即使有千种担心,只要反映在股价中,就不必太担心。

许多人认为中国的银行净息差是世界最高的,其实仅处在中等偏上水平,美国的息差就长期高于中国。理财产品实质上已部分实现了存款利率市场化,对净息差影响并不大。至于对城投平台坏账的担忧,则忽略了地方政府手中所掌握的巨大资源(土地、国企、征税权)。

银行去年业绩增长远超许多高估值行业,说明两点:1、A股中估值与业绩增长往往不成正比;2、银行是少数有定价权的行业。国外有过统计,多数人5年内更换配偶的概率高于其更换银行的概率–这样的用户黏度不是每个行业都具备的。

【3、零售】去年零售业表现不佳,因为生存环境在恶化:1、网店的分流;2、新的商业地产(摩尔城、奥特莱斯)的发展以及有车族购物半径的扩大对旧有商圈优势的侵蚀;3、工资和租金的快速上升推高成本。

在互联网时代,品牌的优势比渠道的优势更重要。因为随着网购的物流配送体系的完善,渠道的优势会渐渐被淡化;而随着媒体受众的碎片化,塑造一个品牌的成本已大幅上升。品牌的强势和渠道的弱势在2011年开始显现。

【4、食品饮料】通胀环境下买什么股票好?常见的答案是资产资源类股票,直接受益于价格上涨。更好的答案也许是买那些有定价权的公司:通胀时他们可以提价,转嫁成本压力给下游;通胀回落时,他们不必降价,享受更高的利润率。尽管有人抱怨说“A 股为什么搞来搞去就是那几瓶酒”,有点悲哀的客观现实是:A股中也只有“那几瓶酒”真正具有品牌力。中高端品牌在通胀上行时的定价权,中低端快速消费品在通胀回落时的利润弹性,都在2011彰显无遗。

【5、寡头制造】工程机械、白色家电、核心汽配2011上半年表现出色,下半年令人失望,但全年看,这些行业的龙头老大的股价基本没跌,因为行业集中度在2011进一步提高,龙头的竞争优势也进一步拉大。尽管同是制造业,与钢铁化工等无差异产品不同,寡头制造业龙头老大的产品是有品牌溢价能力的。

日本、韩国这样以制造业起家的国家,历史上很多牛股就出在机械、家电、汽车等能代表其国家竞争力的行业,如丰田、三星等。如果中国能出世界级的企业的话,最有可能的还是在寡头制造业里,因为这是我们的比较优势所在。

【6、电子】2010年,只要能和苹果有八杆子才打得着的关系的电子股都鸡犬升天;2011年,这些“傍大款”的股票都跌回原形。毕竟,顾客买的是iPhone或iPad,不是其中的某个电子元器件。这种极易被技术淘汰、极易被客户替换的周期性低端制造业,在2010年却被当作成长股追捧,令人感叹。

【7、有色】对有色股谈价值投资无异于对牛弹琴,惟一重要的就是趋势,包括大宗商品的趋势和有色股价的趋势。去年4月白银的一周暴跌幅度创下了30年之最,自那以后大宗商品的趋势就被打破了,后期美元的走强则是雪上加霜。判断趋势的办法:把10年的周线图调出来,离开电脑5米看,冷暖自知。

【8、新兴产业】一年前“大消费+新兴”是最受欢迎的行业配置思路,大消费中食品饮料还是不错的,医药和零售就不尽如人意了,而新兴产业在2011年的表现则是印证了那句话:最一致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新兴产业历来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游戏规则,但是仍有千军万马前仆后继,只为了一个“新”字。

【结束语】元旦长假四天宅在阳台上读了四本书,一本投资的,一本历史的,一本心理学,一本概率论。感觉很幸福,于是洋洋洒洒地写了一通2011年的投资回顾,发现一年来思路基本没变,还是“银行地产+品牌消费+寡头制造”,还是抓住“定价权”为核心以不变应万变。仅作为自我总结,别据此入市。

价值陷阱

邱国鹭

根据 2011年2月20日微博整理

价值投资最需要的是坚守,最害怕的是坚守了不该坚守的。金融危机时花旗从55元跌至1元的过程中就深度套牢了无数盲目坚守的投资者。关键是要避开价值陷阱。所谓价值陷阱,指的是那些再便宜也不该买的股票,因为其持续恶化的基本面会使股票越跌越贵而不是越跌越便宜。

有几类股票容易是价值陷阱。

第一类是被技术进步淘汰的。这类股票未来利润很可能逐年走低甚至消失,即使PE再低也要警惕。例如数码相机发明之后,主业是胶卷的柯达的股价从14年前的90元一路跌到现在的3元多,就是标准的价值陷阱。所以价值投资者一般对技术变化快的行业特别谨慎。

第二类是赢家通吃行业里的小公司。所谓赢家通吃,顾名思义就是行业老大老二抢了老五老六的饭碗。在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时代,很多行业的集中度提高是大势所趋,行业龙头在品牌、渠道、客户黏度、成本等方面的优势只会越来越明显,这时,业内的小股票即使再便宜也可能是价值陷阱。

第三类是分散的、重资产的夕阳产业。夕阳产业,意味着行业需求没增长了;重资产,意味着需求不增长的情况下产能无法退出(如退出,投入的资产就作废了);分散,意味着供过于求时行业可能无序竞争甚至价格战。因此,这类股票的便宜是假象,因为其利润可能将每况愈下。

第四类是景气顶点的周期股。在经济扩张晚期,低PE的周期股也常是价值陷阱,因为此时的顶峰利润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周期股有时可以参考PB和PS等估值指标,在高PE时(谷底利润)买入,在低PE时(顶峰利润)卖出。另外,买卖周期股必须结合自上而下的宏观分析,不能只靠自下而上选股。

第五类是那些有会计欺诈的公司。但是这类陷阱并不是价值股所特有,成长股中的欺诈行为更为普遍。

这几类价值陷阱有个共性,那就是利润的不可持续性,因此,目前的便宜只是表象,基本面进一步恶化后就不便宜了。

只要能够避开价值陷阱,投资可以很轻松:找到便宜的好公司,买入并持有,直到股价不再便宜时、或者发现公司品质没你想象的好时,卖出。这是一个蠢办法,但正如《美国士兵守则》所说,若一个蠢办法有效,那它就不蠢。


转载请注明来自:[MSN Spaces]http://msn.shandian.biz/23.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