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妻女被杀真相照片视频纯属谣言,重庆公安局长简历打黑英雄

2012年2月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谣言实在太太猖狂了!一些西方境外网站不负责任的报道铁血打黑英雄王立军妻女介绍时,说被害身亡,都是谣言。本文报道转载自人民网,原文出自:《环球人物》2011年第15期。

报道回顾:

“网上有传言说,王立军的妻子、女儿被黑社会杀害了,实际并非如此。王立军的女儿现已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在铁岭上小学时,她的确因为安全的考虑而被迫转学。妻子肖素丽和王立军原是一个部队的战友,现在某市交警支队工作。”

回家不爱用钥匙开门

对于普通百姓,王立军非常有爱心。他曾在执勤时捡了一个叫李涛的小男孩,本来可以把孩子交给民政部门,可他放心不下,将孩子带在身边,并自掏腰包送孩子上学。李涛管王立军叫“二爸”,3个月后家人来认领也不愿离开。一个叫孙芳的女孩,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初中,可家里没钱供她上学,心里特别悲伤,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这时,她看到《中国青年报》上刊登了王立军的事迹,便给他写了一封信。王立军便以“党群”的名义,每月给孙芳寄去50元钱,直到3年后孙芳中学毕业。

王立军非常重视“充电”,在繁忙的工作中,完成了党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东北财经大学高级管理人员EMBA班的学习课程,现在已经是教授、研究员和法医专家了。他在锦州公安局成立了“警察文化沙龙”,还在食堂设了一个读书角。在重庆市公安局大院里,王立军建了一条140米长的读书长廊,用于警察读书和休息之用。王立军酷爱设计,设计过警用夹克和重庆市女交巡警红雨衣。他设计的铁岭市刑警支队办公大楼,获得了辽宁省美化设计优质工程奖。

多年来,王立军养成了一个习惯:回家不爱用钥匙开门。他一直觉得:“用钥匙开门,那是住旅馆。按门铃,屋子里有人开门,这才是家。那种感觉,那种情调,是绝对不一样的。”

从小就有英雄情结

1959年12月,王立军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的阿尔山。他是蒙古族人,蒙文名字是“乌恩—巴特尔”。“乌恩”意为“太阳升起”,“巴特尔”意为“英雄”。

王立军从小就有英雄情结:“小时候,有一次看到别人抓鱼时掉到河里,被漩涡冲走了。很多人在岸上驻足围观,光是喊。突然有一个人从远处跑来,穿着衣服就跳到水里,把人救上来,衣服拧干,搭在肩膀上就走了。那个人的英雄形象在我心中的定格是永远的。”

王立军的父亲是铁路工人,母亲是纺织工人。儿时的王立军可谓“文武双全”。他入选过内蒙古少年拳击队,多年后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他与一个曾是全省散打冠军的犯罪嫌疑人搏斗20多分钟后,将其制服。王立军还痴迷于绘画和书法,他临摹的《清明上河图》几可乱真,他的书法曾获辽宁省第5名。

1977年王立军入伍,复员后考进公安局。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交通警察,但做事讲求精益求精的王立军利用休假自费去北京,每天站在长安街头,观察首都交警的指挥手势,终于练得了一套标准的手势。司机和行人经过他的岗亭时,都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不久,王立军升任治安队长,铁法市市长得知后懊恼地说:“谁让你们调他走的?咱们这儿就这么个体面的交警。他在那儿一站,代表咱城市的形象呢!”

镇市之宝

1987年,28岁的王立军出任铁法市晓南镇派出所所长。那时晓南镇治安很差,歹徒甚至设局杀害了年轻民警王涛。一天,王立军在值夜班,突然电话铃响起,一个阴森的声音问:“你是新来的王立军?你认识王涛吗?他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有种来火车站一趟吗?”王立军二话不说,拿起手枪直奔火车站,在凛冽寒风中寻找歹徒的踪影。结果,直到天亮歹徒们也没敢露脸,王立军“天大胆”的名声却流传开来。王立军在工厂、机关等容易发生偷盗的地方装上了自动报警系统。出事时一按,派出所地图上的灯就亮了,公安干警马上出动,当地人至今还记忆犹新:“那时候没有110,没有手机,连固定电话都不多见,这个报警系统算是高科技了。”3年里,王立军一共抓捕了1600多名不法分子,把这个治安最差的镇变成了全省的文明镇。

由于工作出色,王立军升任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老百姓冒着大雨来为他送行,有的农民走了一夜的山路。当时,王立军离接他的汽车不过100米,可他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有百姓送他一面镜子:“你在这儿是明路镜,到另一个地方还要明镜高悬。”还有人送他一碗水说:“你到任何地方,都要公正,要一碗水端平。”王立军将水一饮而尽,掉下了眼泪。

当时,铁岭市有四大流氓恶势力团伙,划区割据,鱼肉百姓,甚至渗透到了政府机关内部。王立军毫不手软,开始了打黑行动。

一个黑恶势力团伙派人给他“送书”,里面百元面额的现金足有几十捆。王立军把他喝住:“你赶快把钱拿走,不然我把你也抓起来!”黑老大打电话威胁他说:“几十万你不要,那命还要不要?”王立军干脆地说:“我王立军从当警察那天起,就没把自个儿百八十斤当回事!你要让我抓住,我肯定干掉你!”黑老大花20万元雇来杀手,计划伏击并炸毁王立军的汽车。幸亏王立军枪法精准,击退了埋伏的歹徒。

实施抓捕的当晚,为防止走漏风声,他只带一名警员上阵,并瞒着家人写下了遗嘱。与黑老大的搏斗中,他的右腮内侧被牙齿硌烂,眼角开裂,其间还被掐住了脖子,几乎窒息,“第一次感觉离死神如此之近”。但顽强的毅力支撑他,最终生擒了黑老大。

“9·19”打黑行动抓获主要案犯及团伙成员110人,其中7人被判处死刑,缴获赃款200余万元,涉案的19名政府机关内部的蠹虫也被一网打尽。这一仗让王立军威震全国警界,他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民警”。时任铁岭市长的李士文说:“铁岭可以没有我李士文,但是绝对不能没有王立军。”

黑社会曾出价500万元买他的人头,王立军身上刀伤、骨折等伤有20多处,最严重的一次头部受伤,10多天昏迷不醒,单位把花圈悼词都准备好了,结果他又挺了过来。打黑最紧张的时候,他开会也拎着一个黑兜子,里面装着折叠式冲锋枪。王立军坦率地说:“有时候安静下来或者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一想,哎哟,我前一段为某一件事情差一点牺牲了,这个太危险了。私心杂念都会有的。但是当你面对血淋淋的现场和孤立无援的受害人,作为一个警察,你能袖手旁观吗?危险向你袭来的时候,你能选择什么?你只有走上去,战胜它,没有别的选择。”

山城打黑这三年

重庆是因水而兴的码头城市,骨子里有深厚的江湖文化背景。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进行,人、财、物大流动,而社会管理、不良行为的控制和防范机制却不能相应跟上,一些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开始划分地盘、壮大队伍,并逐步转向商业化:高利贷、追债公司,建筑行业的沙霸、石霸、砖霸,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的肉霸、菜霸……很多犯罪团伙还有了合法化的企业外壳,一些头目甚至戴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政治光环。那时重庆的治安案件每年在10万件以上。

2009年3月,从辽宁“空降”到重庆的王立军升任市公安局局长,掀起了一场足以载入重庆史册的打黑风暴。拔除文强这一最大的“黑势力保护伞”后,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董事长、巴南区第二富豪黎强,重庆市江州实业董事长、渝中区人大代表陈明亮,重庆民营摩托车制造业的“大哥”级人物龚刚模,万贯财务公司的陈坤志等陆续伏法……如今,重庆市民安全感指数达到95.89%,创历史新高。

2010年2月,王立军推动了重庆交巡警合一改革,让坐办公室的领导干部到街上巡逻。在不久的将来,重庆主城区每天将有800—1000名交巡警在路上巡逻,任何一个地点出现状况,警察都可在3分钟内到达,出警、处置和施救能力将达到欧美国家的警务水平。

今年(2011年)两会,王立军首次以人大代表的身份亮相,井领衔提交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法〉,以严刑峻法惩治食品、药品领域严重犯罪的议案》。这份并非公安领域的议案,体现了王立军对民生的关注。


转载请注明来自:[MSN Spaces]http://msn.shandian.biz/29.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