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与吴法天结怨内幕资料,批评怒斥吵架升级大战倒韩派分化

2012年11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倒韩大业未竟 方舟子吴法天争功
甄鹏

话说李庄案引起轰动,陈有西、斯伟江二位大律师争功。时隔不久,方舟子和吴法天也争起功劳来。
倒韩运动的主战场一直在网络,但是传统媒体的作用不可小觑。方舟子特别重视纸媒,凡是纸媒上批评他的,他一般会回应。为此,他还列了一个记者黑名单。挺韩干将李铁也说:有本事你们在纸媒上写文章批我,我才会回应。
方韩大战在长时间歇战后,于11月17日掀起了一个高潮。倒韩阵营发现了一个新证据,我叫它“韩仁均博客事件”。18日,《长江日报》发表文章《韩寒代笔事件又出新证据?“韩三篇”最先由其父博客发出》,报道了这一发现。此后,海内外媒体纷纷跟进,倒韩运动风起云涌。《长江日报》上的文章对倒韩运动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也埋下了方舟子、吴法天内斗的种子。
下面是新证据的传播过程:16日23时,“勤劳十点”将新证据先后公布在搜狐和新浪微博上。接近24时,方舟子的搜狐微博转发了“勤劳十点”的证据。17日3时,“诗人小郑”(郑祥琥)将新证据整理成文《终极铁证: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发后发表于新浪微博、天涯论坛。7时,吴法天在新浪博客、微博上转载了天涯的文章,仅注明“转载”字样,未注明作者。后来,他声称不知道作者是谁。这个辩解不成立,因为天涯文章已注明了作者。14时,方舟子的总结文章《“韩三篇”为韩仁均所写的铁证》发布在其和讯博客和搜狐微博。
以上流程清晰地说明了方舟子无论从转发时间还是总结贡献上,均早或多于吴法天。然而《长江日报》文却说:“一篇标题为‘终极铁证: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的帖子,昨日凌晨3时多现身天涯杂谈网站,被著名网友吴法天微博转载链接后顿时成为昨日微博热点。”该文配发了吴法天的照片,最后一句结语是:“方舟子离开新浪微博后,网络红人吴法天举起了倒韩寒的大旗。”
方舟子的政治观不明朗,虽然他多次攻击公知群体和南方系。我在《方舟子为不进行政治打假辩护》一文中述及这个问题。10月的《腾讯微访谈:方舟子与网友共话美国大选》,表明方舟子欣赏美国政治制度。吴法天是著名的大五毛、左派。我曾就刑诉法修改与他发生论战,在周吴约架过程中又曾替他辩护过。方舟子与吴法天因倒韩走到了一起。周吴约架中方力挺吴,二人惺惺相惜。
“虚逐子”等人对《长江日报》夸大吴法天的作用不满。“GrowEasy”撰文《我为什么批吴法天》,从吴的历史问题开始批判。20日,方舟子转发上文,评论道:“吴大旗从来就不是‘倒韩派’,他想被肃反也得有资格啊。”吴法天回应说:“媒体说方舟子离开新浪后我举起倒韩大旗,显然言过其实,我自己说过只是个打酱油的。虚逐子之流借机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并引起倒韩阵营非议,徒增笑料尔。如为虚名,与韩寒何异?”
吴法天又说:“我手贱转发了一篇韩寒代笔新证据的博客,声明了只是转发,因为方韩大战中我就是打酱油的。《长江日报》的记者在未采访我的情况下报道此事并贴了我照片,莫名其妙称我为倒韩旗手。结果引起方粉虚逐子之流不满,向方舟子告状,方在搜狐微博转发后引起倒韩派内讧。原来方粉和韩粉一样,也有很多猪队友啊!”“我不是方粉,打完酱油我就闪,这旗该虚逐子背。倒韩派特么现在就争功,想起闯王进京的段子了,哈哈哈!”
倒韩阵营内讧。在发现新证据过程中有贡献的“eprom”护吴尤其卖力,与“虚逐子”激烈争吵。他说:“老方也已经几个月不倒韩了,这次的突破与他无关。”“一群峨眉山上的猴子,啥也没干,一看这边取得成果了,都从山上下来指手画脚摘果子了,啥也没干,搞得还像领导一样。”“那为什么他可以转,吴法天就不可以转? 他转了就是旗手,吴法天转了就是争功? 媒体采访他,哪一次他带了其他网友?好歹吴法天这次媒体跟进的时候还采访了草根勤劳十点吧?”
单就新证据的传播过程而言,《长江日报》记者刘功虎调查不全面,评价不客观,吴法天受功有愧。方舟子离开新浪,论地位、论功劳应由女军师(总政委)彭晓芸接任新浪旗手,轮不到吴法天,他只不过是个“打酱油的”。从另一方面讲,方舟子表现得不大度。他要护住倒韩领袖地位,谁也别想夺。
虽然倒韩阵营内讧与我这个裁判无关,但我对方舟子摘桃说不平,我评论道:“老方的那篇总结起到很大的传播作用,这点不要否认。如果不是几个大V,相信没人注意你的发现。等你周末再次公布铁证,看能否排除代发说和测试说,如果不能,你也没必要发了。”
说到裁判的话题,我要补充两句。好心的韩黑和以前的战友都有劝我的。先列出韩黑“哈哈天意”与我的对话。他说:“喂!都一九四九年了,你还参加国民党呀?快逃吧,二楞子。”我回答:“谁输输赢与裁判有关系吗?我是美国,国共两党通吃。”他说:“吹黑哨是你一辈子的污点哦,哥劝你,回头岸!”我回答:“哥没收黑钱,你只能说说而已。”
在我与陈有西论战过程中最支持我的“诏虎转世1”发来媒体名单,让我认清形势。我回答:“我总干这种高风险无收益的事儿,帮着鸡蛋打石头。[衰]”他说:“你还是要向斯卫江学习,写一些气势磅礴的大作。切勿投机取巧,哗众取宠。”我回答说:“斯伟江是天上的星星,我学不来也不想学。我是那种兴至而来,兴尽而返型的。”
昨晚有空,浏览了一下两阵营代表人物的微博。众生百态,看得我很欢乐。举个例子,“诗人小郑”说:“说实话,我现在吹嘘自己很牛逼,为倒韩做了很多贡献,要是韩寒不倒,我就是傻逼。……我的意见是,韩寒必须道歉,道歉以后必须坐牢,韩仁均必须无期徒刑!”
我看日出日落,看繁星满天。——送给所有关心我的朋友。
(甄鹏《高山西月网》2012年11月22日)


转载请注明来自:[MSN Spaces]http://msn.shandian.biz/432.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