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大佬刘增铖pvc爆仓后殴打囚禁前妻王华与三女同居,博客叹心态变了股票暴跌

2015年6月2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期货私募冠军豪赌PVC跌停 一日亏损23%遭清盘

长安基金银闰铖功5号的清盘,让2013年问鼎私募冠军的刘增铖再度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与去年评论者的惊叹和褒奖不同,这次裹挟他的是质疑和唏嘘。

重仓豪赌固然是其失败原因,但是为什么一份不活跃的合约也会令刘增铖折戟沉沙?到底是谁终结了刘增铖的绝地反击之梦?

而刘增铖的沉浮故事,也令人联想到陶云峰、刘其兵等一度风光无限的期货高手的悲剧,造成他们悲剧的原因是什么?起起伏伏之间,这些“悲情英雄”又有着怎样的遗憾和警示?

□本报记者 王朱莹

刘增铖:遭现货巨头“猎杀”

2014年10月23日,城头变幻大王旗。当刘增铖的博客首页还停留在2013年度中国私募基金最高殊荣——“总冠军”奖牌的展示页时,转折却悄然来临:银闰铖功5号10月23日因为投资标的价格波动引发净值从前一天的0.8元/份跌至0.647元,当日跌幅达到23.16%,同时也跌破预警线0.75元以及止损线0.70元,故而触发清盘诉求。

根据刘增铖的道歉信以及相关知情人士的透露,事情的大致经过复盘如下:10月23日之前,刘增铖大部分基金产品的净值都在0.8-0.9之间,他需要一个极佳的行情来完成反转。刘认为最近外盘原油大跌,国内前期化工产品大部分都跌幅可观,只有PVC期货跌幅较小,便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押在了PVC期货的补跌上。

豪赌跌停失败导致2013年冠军私募被清盘豪赌跌停失败导致2013年冠军私募被清盘

23日开盘PVC期货主力1501合约很像要跌停的样子,刘便加仓做空1501合约,PVC期货1501合约顺势跌停。

刘增铖的预想是在第二天顺势获利平仓,但令其没有想到的是,当天跌停后不久,1501合约便涌现出不可小觑的多头力量,该合约在跌停板停留几分钟后开始大幅反弹,并触及其止损位。刘增铖决策平仓,但是因为合约流动性较弱,并未如他所愿平仓,导致其基金产品净值随行情波动跌幅较大。

发人深省的是,PVC期货是一个并不活跃的品种,大部分时间成交量不足万手,持仓不超过3万手。这样一个弱流动性品种,为什么会葬送刘增铖的绝地反击之梦?其背后的终结者到底是谁呢?

“不要小看不活跃的品种,PVC期货虽然不活跃,但是自2009年5月25日上市,长时间以来沉淀了许多现货企业。他们对市场有着敏锐的判断,而且有着套保、套利的需求,随时闻风而动。而且,刘增铖看空PVC期货的逻辑本身就有漏洞,这让现货商捕捉到了市场纠偏的机会。”一位知情人士王先生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王先生表示,多头以国内一家塑化贸易领域内的龙头企业为主,还有其他5-6家现货商或私募机构跟踪这一市场。“这些现货企业和私募有丰富的期货交易经验,他们认为当前PVC期货已经相对现货贴水,而且23日当天跌停后的基差十分罕见,原油期货下跌并不支持PVC期货如此大跌。”

据王先生透露,23日5型电石料华东市场自提报价在5990-6060元/吨,华南主流在6070-6100元/吨自提,当时期货已经贴水,而当日跌停价为5350元/吨,基差(现货-期货)高达600元/吨以上。

“一位日常与我们沟通较多的现货商认为,这么大的基差是罕见且不合理的,于是给我们打电话,说出现做多机会,我们分析后认可他的逻辑,就在当天做了一把多。事实证明现货商的逻辑是对的,大家也都没想到刘增铖在做空,事后才知道。”一位参与做多的私募人士表示。

陶云峰:重仓隔夜 成败萧何

“刘增铖去年和今年截然相反的业绩,让我想起了当年震惊国内的桃子基金,也是一年风云、一年折桂,当年叱咤风云的大佬陶云峰已亡命天涯,有人说,他逃命在小岛国,做中文家教,业余刷墙、装空调,积累资金准备东山再起。期货一起一落,再正常不过,这才是人生。”一位期货人士在其微博上写道。

陶云峰,从一名中学政治老师华丽转身为嘉兴盈丰投资总经理,主管桃子基金,从事期货投资。2011年从50万元做到250万元,年收益率400%,一时风光无限。但很快风云突变,2012年底,其所管理的7只桃子基金产品几乎全部爆仓,亏损总额据说上亿。

“重仓”、“隔夜”是陶云峰成功的原因,同样也是他失败的关键。有细心的市场人士发现,“桃子基金”账户在操作初期的回撤通常较小,但一旦有了较多利润之后,回撤便会加大,最大回撤一度曾达到50%左右。仓位方面,“桃子基金”账户打底仓位是50%左右,而且大部分交易日都是100%左右的隔夜仓位。

对此,陶云峰如此解释:“这个基金的资金是自己的,我可以承受极大的波动。做生意,白干是可以的,生意不成情谊在。但亏本就是失败,所以一开始以求稳为主,有了利润之后,一般允许回吐利润的50%甚至100%来追求收益的最大化。重仓与否关键看是否有爆仓几率,在不太可能出现爆仓的前提下可以去充分挖掘资金的利用率。”

“他的交易模型我最清楚:重仓,赌某一个突破点,套了不砍,固定比例止损。这种手法,在2009-2011年单边行情好的时候有效,到了2011年下半年,就开始失效了,导致他账面一直亏损。后来停不下来了,便开始借钱交易,近乎赌博。其实是钱来的太快,自我膨胀了。”一位接近陶云峰的人士表示。

该人士补充说道:“早些年,陶云峰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小资金赚了一千多万,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其实是因为当时的行情很大,自己胆子也大,重仓赌到的,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交易系统有多好。期货就是这样,赢的时候很精彩,败的时候也很精彩。”

刘其兵:罔顾套保 投机空铜

刘其兵,是2005年震惊中外的“国储铜事件”的主角。2002年至2006年,LME铜价自1457.5美元/吨的低价涨至最高8800美元/吨,而他是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率先发现了铜的超级牛市。

在国储局任职的他自1999年就开始积极做多,从铜价1000多美元到3000美元期间,为调节中心带来了丰厚利润,因此也成为期货界的一位神奇人物。

但他严重低估了这轮超级牛市的持续时间和点位,2004年LME铜价攀上3000美元/吨之后,他由多翻空,在3000美元以上大肆放空,建立的空头头寸据说约为15万至20万吨。曾经有人劝阻他放弃做空,但他依然固执己见,结果被斯迈尔金属公司、瑞福期货、伦敦标准银行、巴克莱银行、曼氏集团、AMT、萨顿公司、以及一家总部在法国里昂的基金公司等众多海外对冲基金盯住,他们联手做多,导致铜价破天荒地突破了4000美元,当时堪称天价。

2004年10月的一天,LME铜价突然暴跌10%,决定拼死一搏的刘其兵在其结构性期权组合中越权大量卖出看涨期权。但是天不遂人愿,国际铜价仍然一路攀高,直接冲破4000美元/吨,此时刘其兵的账面亏损已经很大。

在此之后,国储局有关部门成立了应对小组,数次拍卖储备铜,试图平抑铜价;大量铜现货被运至伦敦金属交易所在亚洲的数个仓库作实物交割。通过实物交割、平仓、展期等多种方式止损,将原有的损失降低,但仍无法挽回巨亏的局面。

事后,业内人士对此点评道:国储局作为国家行政部门,理应起到物资紧张时供应市场放储平抑价格,物资充足时收购入库以备今后不时之需。当伦敦铜折算进口价小于上海期货市场铜价时,买伦铜卖沪铜,再加上国内现货市场是最终需求方,国储局的套利行为当立于不败之地——即使套利最终无利可图,也能在国内现货市场迅速卖出。

而自2004年起,这一天平倾斜了,伦敦铜折算进口价明显高于沪铜,国储局最终丧失了应有的立场,开始从事所谓的反向套利——卖伦铜买沪铜,这相当于把国内的铜卖到国外,而中国由于电力行业的急剧扩张正张着大口需求精铜!

“从事件本身来看,刘其兵的行为并不是套期保值,纯粹是个人主义的投机行为。其大肆抛空的动机是因为当时铜价处于历史最高点,并不是因为国储手中持有大量货物的保值行为。其实从国储本身而言,低位收储保企业生存,高位抛储平抑物价是其主要职能,但在2004年国内铜价高企,同时供应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国储的行为应是在国内市场释放库存来满足需求,但刘其兵却在国际市场上抛空,一来这与国内铜市场的实际情况相违背,二来也与国内为铜的净进口国、出口基本不可行的事实相违背。国储抛铜的警示不是在于套保本身的问题,而是在于内部控制和监管上面。”期货界人士车先生表示。

期货界知名操盘手刘增铖囚禁前妻被抓 去年爆仓时与三女同居

当事人向记者展示被殴打致淤青的手臂当事人向记者展示被殴打致淤青的手臂

当事人被囚禁的别墅当事人被囚禁的别墅

其前妻向羊城晚报记者报料称, 自己曾被刘增铖拘禁、殴打,另外两名女子与刘增铖有不正常关系

文/图羊城晚报记者李钢 实习生刘希

刘增铖是广州期货界的知名操盘手。近日记者从警方获悉,刘增铖因为涉嫌非法拘禁前妻王华(化名)而被拘。而记者获悉,在拘禁前妻的别墅中,还有两名女子。

王华则向本报记者透露,刘增铖除了不许她离开别墅之外,还对其进行了殴打和辱骂。

1、不堪回首:昔日“女强人”被囚禁殴打

当羊城晚报记者近日第一次见到王华的时候,她正和母亲一起,带着警方来到那栋别墅,想找刘增铖。但是此时的刘增铖却并不在别墅内,只有两名女人在别墅中,而这两名女子,就是王华口中所说刘增铖的另外的女人。

记者看到,此时的王华满脸浮肿,身上还有大面积的血块。她告诉记者,她刚刚从别墅中脱逃,这些伤都是她的前夫刘增铖在这所别墅中囚禁殴打所致。

王华和母亲情绪都非常激动,向记者讲述了这段与刘增铖之间的不堪回首的过去。

王华告诉记者,2010年年末,她和刘增铖相识于一个朋友的聚会。那时候的王华自己本身事业有成,曾经从事服装生意的她,拥有多间房产和商铺,而且外形靓丽自信,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而刘增铖当时向王华自我介绍时称自己是一个公务员,但是平时从事期货业务。

相识之后,刘增铖对王华展开了追求。2012年11月,两人结婚。只是,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却与其他夫妻不一样——“周末夫妻”。

2、一心帮夫:全部身家投入期货投资

2011年6月,为了支持爱人的事业,王华用自己的资金注册成立了投资公司,刘增铖担任了董事长,王华任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而在内部分工上,刘增铖则主要负责核心操作,而王华则负责公司的对外业务。

但是,投资公司的业务拓展却并非一帆风顺。

王华告诉记者,其实在公司创立之初,整个公司的维持都是依靠了自己的资金注入,为了筹集资金,她将自己名下的房产和商铺要么出售,要么抵押获得贷款。

直到2014年2月份,投资公司的业务才可以说是慢慢走上了正轨。

2014年年初,王华怀孕,但是此时的她已经是36岁的年纪,身体状况并不好。可考虑到刘增铖一直想要个孩子,自己还是冒着风险,一边承受巨大的业务压力,一边准备生产。

她告诉记者,为了能够让公司继续发展,她还要挺着大肚子和客户们洽谈业务,经常疲惫不堪。

3、晴天霹雳:被告知自己并非“唯一”

可是当王华已经怀孕26周的时候,刘增铖却突然提出要她停止外面的活动,加入操盘团队去帮他。

此时的王华才从刘增铖口中得知,她并非刘增铖唯一的女人,在“周末夫妻”以外,刘增铖还有两个女人林某和李某,并且林某已经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3岁。而李某此时也已经怀孕,预产期只比王华晚两个月。

此外,这两个女人,还是刘增铖的操盘团队成员,和刘增铖同居在从化的一栋别墅中。

王华告诉记者,刘增铖之所以向她坦白,只是因为当时的操盘压力很大,急需增加人手。在刘增铖看来,只要王华加入团队,必然会知道真相,还不如直接坦白。

4、艰难抉择:离婚后继续留下帮忙

2014年10月,投资公司遭遇了一场不小的危机。

当时,因为操作不顺,许多客户撤资,引起了大规模的资金清盘,王华和刘增铖一起,忙于应付公司、客户和各种合作机构之间的关系。对于这场危机,一些财经类媒体还曾经做出报道,称刘增铖爆仓,遭现货巨头“猎杀”。

一边是业务上的危机,一边是感情和婚姻的悬崖。

2014年11月,王华在生下女儿后和刘增铖离婚。随后,刘增铖与李某结婚。

让人不解的是,在知道真相之后,王华却依然选择了留在刘增铖的身边帮助他。对此,王华的解释则是,自己对于刘增铖可以说是托付了一切,金钱、感情,还有肚子中的孩子,这种情况下,自己只能选择放下个人的感受,帮助刘增铖渡过这一关。

在这种复杂的情感之下,王华不仅继续在事业上帮助刘增铖,甚至与刘增铖离婚,以便让另一个已经怀孕的女人,可以合法的为刘增铖生下孩子。

而离婚的理由,则是因为之前的孩子都是女儿,刘增铖以为李某会为他生个儿子!

最终,李某生下了一个女儿。

5、拘禁岁月:被铁链捆绑并被殴打

自从王华答应刘增铖加入其操盘团队之后,她也被带到了这栋别墅中。

可是,这段四个人住在一起的生活,不仅荒唐,而且让王华倍感痛苦。

王华说,在即将生产的时候,她被带到了别墅中,每天都要从事高强度的期货操盘。即使是生完孩子之后,还没有坐完月子,她就又被带回到别墅,继续操盘。

王华还告诉记者,刘增铖在工作过程中非常暴躁,只要她们做错一点,就会被怒吼和咆哮,而且还经常遭到恶劣的辱骂。

在接触中,王华了解到,林某已经与刘增铖在一起20多年,一直是同居关系,而李某则已经与刘增铖在一起九年。在此前,刘增铖还有过一个原配妻子,后来离婚了。

“那段时间里,要购买日用品,都是四个人一起出门,同出同进,我想去和朋友们见面,都被刘增铖拒绝。”在此期间,王华一再想要离开,可是刘不仅暴怒,甚至还发出了死亡威胁,只是在林某和李某的阻止之下,才得以平息。

5月2日,王华终于逃离了那栋让她深深恐惧的别墅,并且不敢待在广州,和母亲一起前往外地,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回到广州。可是,王华的行踪却被刘增铖所掌握。刘增铖甚至知道她乘坐了哪些航班,到了哪些城市,住在哪些酒店。

5月28日,王华和母亲回到广州,想将自己的汽车变卖。在南洲路的二手车市场,刘增铖却突然出现,将王华抓回从化的别墅。“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够精确地知道我们在南洲路的。”王华说。

被抓回别墅的王华,少不得要挨打,并且还被刘增铖用铁链捆绑在房间里。“他把我绑起来进行毒打,绑了两天之后,他给我松绑了,以为自己已经做通了我的工作,以为我会愿意和他继续留在他的身边。”王华说。

6、果断报警:刘增铖已被警方抓获

为了救出女儿,王华的母亲也曾经报警。但是王华母亲告诉记者,警方在到达别墅之后,虽然也来到了楼上,但是却阴差阳错地没有进入王华被关押的房间,否则警察肯定能够看到被捆绑的女儿。

最后,将女儿救出的,还是王华母亲偶尔认识的一群年轻人。在听说了王华母亲的遭遇之后,这群年轻人就和王华母亲一起来到别墅,将大门打烂之后,冲入别墅救人。

王华母亲向记者描述说,当他们冲入别墅的时候,女儿正要跳楼脱逃,而刘增铖却拿着刀,夹住她的女儿说:“你问你女儿是跟你还是跟我。”

救女心切的王华母亲顾不得那么多,冲上去将女儿从刘增铖手里抢出抱住。被母亲救出的王华继续向警方求助。羊城晚报记者获悉,刘增铖已被警方抓获。

7、记者探访:两女子搬家别墅已空置

近日记者来到了位于从化城郊镇横江坑口光辉村十社的这栋别墅进行实地探访。这栋别墅位于一条双车道公路的边上,三层结构,紧邻着农田。

但是当记者来到别墅时,大门紧闭,而窗户的窗帘也都被拉上,只有看门狗的吠叫声显示这里曾经有人居住。在屋外,记者发现了有很多被烧毁的报刊,从残片中可以看出,其中的文章多为介绍刘增铖的内容。此外,还有不少婴儿奶粉罐、尿片等。

附近的村民则告诉记者,就在记者探访的两天前,别墅的两名女子已经将屋内的物品打包搬走,据说是去了清远。但是这两名女子的情况,村民们都表示并不清楚。

链接

刘增铖究竟是何人?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在广州期货界,他是比较知名的操盘手。据介绍,是广州市期货理财专家、中国期货行业顶级操盘手,曾经是国家公务员、中共中央党校法律系本科专业毕业。

根据网上资料的介绍,在1992年至2010年间,刘增铖横跨证券、期货市场,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投资理念和交易模式。在2006年至2010年间,他连续五年参加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均获得了前十名。2010年更是以689%的巨幅收益,把“趋势投资杯”全国亚军、“混合投资奖”全国季军两项大奖收入囊中。

前妻说法是否属实,究竟此案会有怎样的发展,本报也将会继续跟进,追踪报道


转载请注明来自:[MSN Spaces]http://msn.shandian.biz/969.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